行业重磅!中金联手腾讯打造券业首家合资金融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1-06 22:22

  9月24日晚间,中金公司公告了拟与腾讯成立合资技术公司的计划。互联网巨头和券商的世纪大联手进入了实质性阶段。

  9月24日,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金公司”)发布公告称,已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间接持有的全资附属公司腾讯数码(深圳)有限公司订立股东协议,拟成立一家合资技术公司。该合资技术公司拟通过提供技术平台开发及数字化运营支持,助力中金财富管理和零售经纪等业务提供更加便利化、智能化、差异化的财富管理解决方案,提升投顾服务效率,优化精准营销,强化合规风控,以数字化和金融科技能力推动中金财富管理业务加快转型及实现规模化发展。未来在可行情况下,合资技术公司可向其他金融机构开放服务。

  公告称,双方股东将提供合资技术公司正常运营所需资源,并发挥自身优势支持合资技术公司发展,包括中金公司显著的投顾、产品、资产配置、风控等经验,以及证券行业技术能力和金融人才优势;以及腾讯显著的客户群和生态优势、数字化能力和经验、技术和运营人才优势。

  第一,拟设立的技术公司将采取平台运营模式,平台将融合三类资源优势:技术公司的数字化能力和技术优势,腾讯显著的客户群和生态优势以及中金公司的金融产品、技术、人才优势;

  互联网巨头要联合券商“搞事情”早已显露端倪。然而,随着上述具体的计划出台,相比两年前模模糊糊的战略规划,中金公司与腾讯的合作蓝图越来越清晰了。

  2017年9月20日,中金公司公告称,腾讯将以13.8港元每股认购中金公司发行的2.08亿股H股新股,较9月20日中金公司收市价格折让约11%;交易完成后,腾讯将持有中金公司约5%的股份。中金公司在公告中表示,“本次合作是腾讯生态圈建设的重要环节,对本公司财富管理及资产管理等战略性业务发展也具有重大的推动作用”,初步确定的重点合作方向则包括精准营销与大数据分析等。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互联网巨头与券商的首次联手,对双方领域探索互联网金融来说都有着非凡的意义。

  今年2月29日,中国证券报微信公众号刊载的《大事儿!腾讯入股之后,阿里拿下中金公司逾2亿股,互联网巨头为何拼抢券商?》一文中,就有知情人士透露,腾讯和阿里接连入股中金公司,从入股的比例来看并不是简单的财务投资。事实上,腾讯已经拿到了中金公司董事会席位,可以预见,阿里大概率也将获得一个董事会席位。中金公司同阿里、腾讯的合作更像是双方互相赋能。

  阿里与金融公司合作,早有“点石成金”的先例。2013年6月13日,阿里巴巴与天弘基金合作推出余额宝,令公司总规模从不足3亿飙升至万亿之上,成为国内首家公募规模超过万亿的基金公司。截至2018年底,天弘余额宝规模为1.13万亿元,持有人户数为5.88亿户。

  在2019年上半年报告中,多家头部券商提及,要加强金融科技建设,优化财富管理业务。包括广发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华泰证券在内的多家券商在智能化、数字化方面均有实践。

  ——国泰君安完善道合APP和君弘APP,布局低延时交易系统和多层次快速交易体系,优化Matrix和君弘百事通,打造全连接企业数字化平台。

  ——华泰证券“重点在人工智能、极速计算等核心领域加大自主研发力度,打造智能交易、高速行情、量化投研、一体化投资管理、数字虚拟员工等领先的数字化产品”;推出 FoF/MoM 投研一体化管理平台。

  央行在近日发布的《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下称《规划》)中,确定六方面重点任务:加强金融科技战略部署,强化金融科技合理应用,赋能金融服务提质增效,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强化金融科技监管,夯实金融科技基础支撑。

  金融机构凭借互联网基因发展壮大的例子,也近在咫尺。例如——东方财富。信达证券金融行业分析师王小军指出,东方财富是国内领先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综合运营商,与传统券商不同,公司在涉足证券业务时并不具备券商牌照,而是通过东方财富网这一财经资讯网站,抓住互联网蓬勃发展机遇,利用线上优势弥补线下不足。

  显而易见的是,伴随与互联网企业的融合,券商在过去几年中实现了发展壮大。从简单的互联网开户到智能投顾,券商在技术系统方面的投入也明显增加。从互联网企业角度来说,也是一次发展壮大的难得机遇。

  早在腾讯入股中金公司时,高盛分析师曾表示,相信中金与腾讯合作可进一步通过腾讯的财富管理平台增加客户数量,而腾讯的金融科技技术除了可以提升中金现有的客户体验,也可以增加向零售客户的产品销售。

  “线上支付场景下,年轻一代的财富管理需求被快速捕捉。聚焦到年轻一代的理财市场,竞争也并非一片蓝海。从第三方财富公司到互联网巨头旗下的金融平台,各家公司都试图从这块崛起的增量蛋糕中分一杯羹。”王小军表示。

  不过,他同时指出,目前中国智能投顾的盈利模式仍存在一定局限性。智能投顾主要用于辅助券商经纪业务,服务于散户,很少根据资产管理规模来收费,而是依据对客户“精准画像”,提供相关的组合或者金融产品,赚取交易佣金或销售金融产品手续费。因为我国券商存量客户具有“低资产、投资自主性高、频繁交易”的特点,依靠智能投顾为客户提供相应的组合并依据相应的资产管理规模收费的模式并不可观。同时,由于我国券商发展智能投顾的时期,恰逢一些第三方财富管理平台承诺给予投资者较高“保本”收益的时期,这些导致智能投顾在券商财富管理转型中发挥作用有限。

  现阶段证券公司财富管理业务仍然以经纪业务条线为主,即围绕二级市场的投资来提供综合服务。但从长远角度看,高净值个人客户及机构客户在发展生命周期中的战略投资者引入、财务顾问、上市融资、产业咨询、和市值管理都是财富管理服务的切入点。相对商业银行、保险、信托等金融机构,券商可充分发挥其投行、资产管理等业务和财富管理之间的协同作用,开辟利润增长点。

  在国内,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由于吸储能力以及客户基础,在现金及固收类产品上具有天然的优势。尽管随着资管新规的发布,这一优势有所减弱,但相较于券商,优势仍十分明显。所以券商很难在全产品线上与银行进行正面较量,而依靠专业化的定位来吸引客户,有助于券商在财富管理行业形成品牌效应。

  从产品方面来看,券商应当为客户提供开放的产品平台,不仅仅停留在产品销售阶段,而是通过自身的研究能力为投资者配置合适的产品,并根据投资者的需求来定制专属产品。过去券商在财富管理方面产品过于单一的原因一方面是政策对于行业创新较为严格,另一方面是产品的高度定制化加大了产品设计的成本,性价比偏低。随着监管环境边际改善,证券公司在创新上迎来发展机遇,大数据与金融科技的应用为券商在产品设计上降低了成本投入,有助于券商通过产品创新在财富管理业务转型中形成差异化优势。